Zhuxia EnA

如果你还没有听说过这两个词,这几年你会一直看到它们

牛津词典最近评选出了2016年的年度词语,“后真相”:

Post-truth

这个词还有个近义词post-fact,“后事实”。

不管是“后真相”还是“后事实”,意思都一样,指的是人们的言论观点更容易受到情绪和个人信仰的影响;塑造人的思想的不再是事实,而是情绪。

这个词诞生已经有好几年了,但一直到今年才开始频繁地被使用,在英文新闻报道和社交媒体上出现的数量比往年猛增了2000%。

为什么?因为2016年,我们正式进入了一个“后事实”的时代。

互联网上,阴谋论、假新闻和小道消息横行,草根网民宁愿相信网上来历不明的一个帖子和链接,也不愿意相信《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这样的传统主流媒体。

之所以如此,我理解不仅仅是因为网民缺乏辨别和独立思考的能力,更重要的是另外两个原因:第一,社交媒体天然的反精英、反建制属性;第二,是人本身的偏见和局限,只愿意去相信自己相信的东西,而有意无意地忽略自己不相信的东西,所谓信者恒信疑者恒疑——毕竟在互联网上这一切操作起来是如此容易,只需要动一下鼠标或者手指就可以屏蔽其他的声音。

这种风潮在2016年真正形成了气候,也展现了不可估量的力量,甚至对英国退欧和美国总统选举这样的历史性事件的走向都产生了影响。

但是我今天主要想说的还不是 post-truth 这个词,因为更加值得我们注意的,其实是在牛津的评选里名列第二候选的另一个词:

Alt-right

这个词的字面意思是“另类右派”,也有些地方翻译成“新右翼”,这是目前在美国和欧洲出现的一股群众思潮,也是一股正在崛起的政治力量。

我们都知道,美国有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左右之分。在这两个主流的派别之外,无论是左右都有很多小的、更极端的流派,alt-right 就是其中一个极端右翼派别。

以往,这样极端的势力不太可能兴风作浪。但是这两年世界局势大变,欧洲各国的极右翼纷纷崛起,而 alt-right 就是美国人对欧洲的回应。

川普在美国大选中的一路狂飙以及最后获胜,在某种意义上,象征着新右翼势力的正式崛起。

那么这些新右翼是一批什么样的人呢?

从人口结构上来说,他们大多数是白人、男性、生活在美国的中部,主要是劳工阶层。

他们认为白人的价值观遭到了多元文化和政治正确的冲击,美国的社会力量正削弱白人和他们的文明,要重建白人认同的价值观念。

他们反对女权、反对平等、反对全球化、反对文化多样性、反对移民、反穆斯林、反黑人、反犹太人、反对少数族裔、反对同性婚姻、反对给予少数族裔额外的照顾。

他们排外反同,毫不掩饰自己对女性的轻视、对移民的仇视、对少数族裔和性少数群体的歧视。

一句话,他们反对所有的政治正确。

他们是美国白人里的民族主义分子,是一批打着反对政治正确的旗号、改头换面的种族主义者。

而他们之中最极端的那一撮人,就是“白人至上主义者”,认为白人理应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

看到这里你大概会问,这些人和3K党这样的老牌种族主义势力是不是一样?

差不多。但是新世代的 alt-right 们,更灵活、更有迷惑性。

他们的特点是:非常善于利用社交媒体来散布假新闻和传播仇视与偏见,并且利用反建制的逆反心理来吸引年轻人。

这一批人并没有一个严密的组织,基本上只是在网上自发集结。但是,因为他们在社交媒体上极为活跃,所以似乎显得无处不在。

在网上,alt-right 选择了一个叫佩佩 (Pepe)的动画青蛙形象来作为自己的标识,佩佩出现在他们数不胜数的宣传画和表情包里。

川普本身并不算是 alt-right,但是,他和这个群体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首先,他的种种充满歧视意味的出格言论,暗合新右翼们的心意,因此他们是川普最坚定的支持者。

其次,川普自己也在有意无意地利用着新右翼势力的力量,他最终能在大选中获胜,这些人的投票应该记上一功。

说到这里,需要提一下新右翼的领军人物理查德·斯宾瑟(Richard Spencer),他正是 alt-right 这个词的发明者。


就在上周,媒体纷纷报道,斯宾瑟在华盛顿举行了一个庆祝川普当选的集会,会上他带着两百多人模仿希特勒敬礼时的用语高喊口号,“特朗普万岁”(Hail Trump)、“人民万岁” (Hail people)、胜利万岁 (Hail victory)。


这一幕,让所有关心美国未来命运的人不寒而栗。

川普当选以后,几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高调划清了和 alt-right 的界限。但是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说到这里,需要再提另外一个人,史蒂芬·班农(Stephen Bannon)。

这个人虽然也否认自己是 alt-right,但是他是“布莱巴特新闻网”的创始人,而这个新闻网站正是 alt-right 最大的媒体平台,一个月的浏览量高达3亿。

这个网站上都刊登什么样的新闻呢?我放几个截图。

“计划生育措施让女性失去吸引力、变得疯狂”。

“独家:在1991年帮奥巴马出版书籍的经纪人表示奥巴马出生在肯尼亚”。

这条“新闻”的背景是:2008年奥巴马当选总统时有人散布谣言说奥巴马出生在美国以外,质疑他没有资格做总统;事实是奥巴马在夏威夷出生,媒体早就公布过他的出生证明;但这个说法一直到今天还有很多人相信;川普也一直这样指责奥巴马。

“同志平权运动让人变得更笨了,你们还是回柜子里去吧”。

是的,这就是一个典型的散布谣言和阴谋论、催生“后事实时代”的的所谓“新闻网站”。然而很多人对它的“真实性”和“权威性”深信不疑。在一个北美中文论坛上,我看到有人这么说,“Breitbart News是美国传媒的希望”。

然而创办这样一个网站的史蒂芬·班农,正是川普竞选团队的主要负责人。而川普在当选以后,又宣布任命史蒂芬·班农做他的高级顾问。

这个消息传出,又是全美哗然。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白宫以后的政策走向,都会受到新右翼力量的极大影响。

上面提到的新右翼的领军人物理查德·斯宾瑟在川普当选以后接受 NPR 采访,说了一系列让人目瞪口呆的言论。

比如他说,“这是我们第一次进入主流,我们不会离开的。我的意思是,这仅仅是一个开始,我非常激动。”

他说,“非法移民给美国带来的伤害根本不能与合法移民相比”。言外之意,真正需要对付的,是合法移民。

他说,“直至上一代人,美国都是一个白人国家,是为了我们自己以及我们的子孙而设计的国家” ,”这是我们所创造的,我们的财产,它是属于我们的”。

他说,自己最终的目标和梦想,是建立一个属于白人的“民族国家”,把美国变成一个只接纳欧洲裔白人的庞大帝国——可以有德国人,有斯拉夫人,有凯尔特人,有美国白人。

当然,不会有黑人,犹太人,穆斯林,也不会有亚裔和华人。

美国的新右翼,已经和欧洲各国的右翼政党连接在了一起。史蒂芬·班农创办的布莱巴特新闻网,已经宣布将在明年扩展到法国和德国。

在未来几年,相信我们还会一遍遍地听到这些话,一遍遍地在新闻里看到这些人,和 alt-right 这个词。

是的,大门已经打开,幽灵已经在客厅里徘徊。

而隔岸观火的你,不要觉得能置身事外。

想一想中国的社交媒体上,那些毫无来由却能疯狂传播的假新闻和阴谋论(中国的媒体都被赵薇控制了),我们的社会是不是也有了“后事实”的特征?

再想一想微博上隐藏在评论里的那么多针对穆斯林、针对性少数群体、针对女性的仇视言论——也许你甚至都没有意识到有那么多满怀仇恨和歧视的人存在——那么,让我随便截几个屏。

这些人的身上,是不是也有了 alt-right 的影子?

抱歉,如果这篇文章让你对这个世界又失望了一点。